地图搜店 | 3G版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华泰股东命运天弘基金之争殃及池鱼退运险悬念
[ 编辑:admin | 时间:2015-01-12 08:27:31 | 浏览:75次 | 来源:华夏时报 | 作者:NF042 ]
2015-01-10 13:59:10 

天弘基金两个股东之间的纷争热度不断增加,令余额宝再次成为热门话题。

1月6日,内蒙君正公告以“未分配利润归属”和“国有资产是否需要重新评估”为其未缴增资款辩护。1月7日凌晨,蚂蚁金服官方微博就内蒙君正公告逐条反驳。俗语说,理愈辩愈明。在这场天弘基金股东之争中,谁是谁非?

根据蚂蚁金服提供的资料,2014年6月27日,蚂蚁金服已向天弘基金全额缴纳增资款,并取得《出资证明书》和《股东名册》,根据《公司法》第三十二条规定,蚂蚁金服已经可以依法行使股东权利。但由于内蒙君正一直未能如期缴纳6943万增资款,导致天弘基金股东更名事宜无法完成。

令人疑惑的是,内蒙君正此前以45亿之巨购买华泰保险的15.29%股权,却迟迟不缴纳6943万的增资款,这是为何?

来龙去脉

纠纷源于天弘基金增资认购协议。

(咨询特价)年1月20日,蚂蚁金服、内蒙君正及天弘基金的其他股东天津信托、芜湖高新及四家天弘基金员工持股主体共同签署了正式的《天弘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增资与认购协议》(下称《增资与认购协议》)。协议约定的具体增资金额、所占股比等与2013年10月10日内蒙君正公告披露的各方达成的框架协议的约定完全一致。

在框架协议中,蚂蚁金服将以11.8亿认购天弘基金2.623亿的注册资本,内蒙君正出资6943万认购天弘基金1542.9万的注册资本,此外,天弘基金管理层将出资认购5657万的注册资本。

增资前,天弘基金的股东分别是:天津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天津信托”)、内蒙君正、芜湖高新投资有限公司(下称“芜湖高新”),持股比例为:48%、36%、16%。

增资后,股东增加了蚂蚁金服和天弘基金管理层两方,股权结构为蚂蚁金服、天津信托、内蒙君正、天弘基金管理层和芜湖高新持股比例依次为:51%、16.8%、15.6%、11%和5.6%。

(咨询特价)年5月28日,股东变更申请获得了中国证监会的核准。此前由于天弘基金股东之一天津信托是国有企业,天津市国资委已于2013年12月2日就天弘基金增资扩股事宜在完成国有资产评估备案程序的基础上按照规定进行了审核,并书面批复同意。

(咨询特价)年6月,天弘基金向蚂蚁金服、内蒙君正和四家天弘基金员工持股主体发出了《天弘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股东认缴出资通知书》,告知《增资与认购协议》约定的先决条件均已满足,并提供了天弘基金接受投资价款的付款账户信息,要求各增资方缴纳出资。

截至2014年6月27日,除内蒙君正外,蚂蚁金服及天弘基金的四家员工持股法人主体分别向天弘基金全额缴纳了增资款,已完整履行协议约定,并取得了《天弘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出资证明书》和《天弘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股东名册》。

据蚂蚁金服相关负责人透露,天弘基金及协议各方在2014年7月至11月期间,多次与内蒙君正进行沟通与协商。不过,内蒙君正仍然以各种理由拖延交割,并以事务繁忙等理由为名拒绝参加各方的协商与沟通,使得协议无法继续履行。

于是,蚂蚁金服于2014年12月10日正式向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提出了仲裁申请,希望通过法律手段解决争议。

由此引发了天弘基金股东蚂蚁金服和内蒙君正之间矛盾升级,继蚂蚁金服申请仲裁后,双方各发公告和声明指责对方违反约定,从目前双方各自表态来看,矛盾聚集在三个方面:一是天弘基金完成增资扩股前未分配利润的归属问题,二是国有资产是否需要重新评估,三是蚂蚁金服目前是否是天弘股东?

各方影响

城门失火会否殃及池鱼?

1月7日,蚂蚁金服表示,在内蒙君正履约之前,不会再与内蒙君正及其投资的任何公司(天弘基金除外)开展合作。这使得第三方华泰保险陷入了两难境地,日前内蒙君正以45亿入股华泰保险,成为后者第一大股东,但华泰保险很大一块业务正是和支付宝合作的互联网险种“退货运费险”(下称“退运险”)。

自2010年与华泰保险合作推出了“退运险”后,这一创新的互联网险种让华泰保险一跃成为互联网保险的排头兵。

目前与支付宝合作退运险的公司只有两家,一是华泰保险旗下的华泰财险,一是刚于2013年11月成立的众安保险,若蚂蚁金服果真停止与内蒙君正有关的任何公司(除天弘基金外)合作的话,那么,内蒙君正刚刚以45亿投资的华泰保险退运险的命运堪忧。蚂蚁金服相关人士表示,截至记者采访日,与华泰保险退运险的合作仍在继续。

(咨询特价)年“双十一”,当天售出的退运险为3000万份。到了2014年“双十一”当日,这一数字变成了1.86亿份,创下了中国保险业单日同一险种成交保单份数的纪录。

“这使得熟知互联网金融投资的内蒙君正看到了未来华泰保险的业绩预期,由此操作了收购的前后布局。”一位不愿具名的券商人士分析称,蚂蚁金服的强力施压将倒逼内蒙君正在完成华泰保险收购后尽快完成股权交割,否则内蒙君正或面临“鸡飞蛋打”的尴尬局面。

不过,针对这一纠纷,截至目前,天弘基金以及另外的股东均未有发声,但天弘基金和蚂蚁金服双方都在试图保护着余额宝。

天弘基金在回应本报记者时表示,股东行为对余额宝业务合作没有任何影响,对于余额宝用户也没有任何影响,公司一切正常,将一如既往地保持经营和投资运作的独立性,履行基金管理人的应尽职责,维护好基金份额持有人的权益。

蚂蚁金服也在给记者的回复中先后两次说明,本次事件只是天弘基金股东层面的争议,对余额宝没有任何影响,对余额宝用户也没有任何影响,请大家放心使用。

“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也看出了蚂蚁金服和天弘基金联姻的源远流长。”一业内基金人士认为,从余额宝到云金融,蚂蚁金服打通的不仅仅是货币基金的互联网销售渠道,还有大数据的技术无缝隙对接——成就了购物理财神器“余额宝”,这也是理财通、百度金融等互联网货币基金宝宝们所不能媲美的。

本文来源:华夏时报 责任编辑:NF042
】 【打印繁体】 【投稿】 【关闭】【评论】 【返回顶部
[上一篇]两类跨境股票基金获准T+0过度交易.. [下一篇]3天3只分级基金提示上折风险个人..
相关栏目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